英语辅导报社经历了发展的辉煌、纠结的改制、被政府强制接管的命运后,依然产权未明,前途未卜。

这种困境,并不是英语辅导报社一家所独有的。在新闻出版总署启动的报纸杂志体制改革中,“谁家的报纸”这一命题,是媒体改革中绕不过去的坎儿。

5月18日下午4点,包天仁办公室内,一场谈判正如约进行中。

整个过程并没有出现人们想象中的火药味。

一个小时后,谈判以通化市政府工作组任命的英语辅导报社执行社长李秀汀(原报社办公室主任)主动请辞告终。这也意味着作为原社长的包天仁将重新“回归”。

再次拿回经营管理权,包天仁的忧虑却远远多于喜悦。在他看来,现在交给他的英语辅导报社无疑是一个乱摊子:报纸发行量下滑三分之二,书报刊质量严重下降,更重要的是骨干员工大量流失。对于一个文化企业来说,这一切无疑都是致命的。

一年来围绕着企业改制过程中发生的种种问题,包天仁认为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报社“产权不清”。而由于种种原因,这个曾经是通化市最辉煌的企业几乎到了死亡的边缘。

显然,产权不明并不是通化市英语辅导报社所独有,在媒体改革中,这已经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

产权困扰

从创刊的第一天起,英语辅导报社就面临着体制和产权的双重困扰。

是公是私,是国有还是民营,这样的问题一直困扰着英语辅导报社。20年来,英语辅导报社一直都以名为国企、实为民企的状态运行着。

包天仁是英语辅导报社的创办者和法人代表,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他就开始酝酿和筹划这份报纸,直到1990年他自筹资金正式创刊《英语辅导报》,1992年,该报经国家新闻出版署批准,从1993年起转为正式报纸,

编入国内统一刊号。

算起来,包天仁带着这份报纸已经走过了22年。作为教辅类报纸,报社现拥有两报一刊和一个出版社,在北京还有研发中心,产品达1000多种,拥有自主知识产权。

期间,这份报纸从默默无名的校报迅猛发展成为吉林通化乃至全国新闻出版业知名品牌。经营最好的时候,报纸发行量达到1300多万份,拥有2000多万固定读者,800多人的团队;包天仁也从一个英语老师发展为全国知名教育家和新闻出版的领军人物。

包天仁回忆,最辉煌之时,订报纸只有5份以上才起订,打款最多的一天有2900万元进账。

在包天仁看来,报社无疑就是自己看着逐渐长大的孩子。这个孩子在成长中也有自己的烦恼。

根据我国国家报刊管理制度的规定,个人不能办报,报刊出版需要主办单位。当时正在通化师范学院任教的包天仁不得不为自己的报纸找了一个主管单位:通化师范学院。但这只是英语辅导报社对通化师范学院的挂靠。通化师范学院对英语辅导报社未参与投资和管理,只出手续。报社工商注册20万元资金并非学院资金,报社是典型的加挂了主管主办单位的“红帽子”企业。

据了解,吉林省这样挂靠的报刊不止英语辅导报社一家,《演讲与口才》是吉林师范学院邵守义在1983年创办,挂靠在吉林师范学院;《杂文选刊》依靠刘成信招收杂文函授学员、收取每人30元学费办成,挂靠在吉林省杂文学会。

“如果报刊已经破产了,现在就不存在矛盾了。问题是当报刊有了相当的资本积累,现在要转企改制,矛盾就暴露出来了。”一位业内人士如此告诉记者。

改制不成

基于英语辅导报社取得的成就及进一步发展的需要,在全国文化体制改革之初,英语辅导报社作为吉林省重点支持的、准备优先上市的文化企业,吉林省财政厅和教育厅2008年授权通化市人民政府对其进行股份制改造。

2009年底,根据改制需要,包天仁作为自然人股东,成立了一人有限责任公司——通化天仁报业有限公司,并领取了企业营业执照。

包天仁的想法是,“要渐渐把英语辅导报社放进这个公司”。天仁报业有限公司作为私人出版企业,拥有对报社的“产品”——包括经营和采编业务在内的完全的所有权和支配权。

之后,通化天仁报业有限公司以200万元的价格,从该报名义上的产权单位——通化市财政局、通化师院手中进行了产权转让。

改制似乎很成功,但最后一步却出现了问题,改制方案最终未能获得行业管理部门批准。其一,国家不允许个人办刊,刊号问题无法解决;其二,按照行业管理部门要求,英语辅导报社要上市,国有股必须占51%。

因而其主管主办单位仍是通化师范学院,营业执照上的“经济性质”一栏,仍旧填写的是“国有经济”。

包天仁并不是想吃螃蟹的第一人,这样的情况早在1999年,《中国经营报》和《精品购物指南》的创始人王彦就有此设想。他与报社的主管主办单位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争夺产权的纠纷最终交由新闻出版总署裁决。该署与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财政部联合做出批复:两报属于国有资产。报刊创办时,若有个人、集体自筹启动资金的,不能认定为对该报刊的投资,应按债权债务关系处理,由主办单位参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予以退还。

2011年年末,天仁报业公司因未及时参加年检被注销,英语辅导报社又恢复了国企的身份。

2012年,吉林省开始推进新一轮文化体制改革,英语辅导报社再次被纳入其中。当地政府希望通化师范学院能继续履行主管主办职责,免除包天仁英语辅导报社社长职务。但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英语辅导报社比不了当初,负债累累,简直就是烫手的山芋。

政府接管

“英语辅导报社能活到现在实属不易。”包天仁感慨道。

2008年,全国新闻纸涨价近一倍,这使得以发行为王的报纸成本增加了近一倍,英语辅导报社当年损失近两千万元。紧接着,由于高考、中考多样化和自主命题的实施,原来英语教材只有一种,后发展到五六十种之多,作为教辅类报纸,《英语辅导报》只能紧跟市场,增加相应的版别,导致人力、保险、工资成本等压力急剧加大,报社出现了一系列问题,跟随包天仁20多年的部分高管也欲另起炉灶。

一个现实的情况是:英语辅导报社的经营已不复盛况,员工工资累计数月不能发放,以致出现员工到市政府上访的情况,想要上市的报社融资最终未成。

这种状况的发生,包天仁认为是民营企业发展的必经之路。想办法挺过去,报社就全盘皆活,挺不过去,自生自灭,他也不会怨天尤人。但他没想到,“政府的手伸得太长”。

考虑到企业不稳定,管理和产权出现危机,包天仁向政府呼吁,说有问题了,赶快来干预一下。通化市政府在2011年5月9日,派了工作组入驻英语辅导报社,接管了钱、人、物所有事务。

事情没有得到解决,却出乎意料地朝着反方向发展。在当年6月30日召开的员工大会上,工作组宣布成立新的社委会,并称“原社长包天仁由于身体健康原因,不再适合做社长”。

被排斥在外的包天仁此后一直处于闲置状态。虽然另任命他为名誉社长一职,但就如它的名称所言这只是一个虚位,不参与企业经营管理,包天仁甚至不被允许参加报社召开的员工大会。

市政府工作组进驻后,包天仁差一点有了牢狱之灾。工作组通过审计查账,“列了我几大罪状,在宣布免职前,他们找我谈话,说马上就可以抓我。”包天仁告诉记者

通化市审计局在此期间形成的一份审计报告中也称:“长期以来包天仁在报社管理上始终实行的是私营企业的家族式、家长制管理模式”,包天仁个人被指“存在贪污国有资产等严重违法问题”。具体有在北京将报社的一个分支机构私自注册为个人公司,家庭成员吃空饷,女儿出国留学资金来路不明,个人在通化师院、报社、北京公司领取三份薪金,用公款购买住宅,在报社核销个人生活费用,涉嫌诈骗等多种情节。

“这个报社是我自己干起来的,国家没有投入一分钱,我花的是自己的钱,你不能拿国有企业的标准来查我!”当时包天仁曾向工作组提出异议,得到的回答是:“你这是国有企业。”

然而在英语辅导报社的荣誉室里,记者也看到了这样几块牌匾,“吉林省纳税超千万元民营企业”“民营企业纳税状元”,发牌单位分别为吉林省人民政府和通化市市委、市政府。

前途未卜

在失去报社经营管理权整整一年的时间里,包天仁多次听到风声,一些关于他的消息不断传来。说他的“罪状”已被报到省检察院了,省检察院要“抓”他,是市委书记出面才了事。

而与此同时,被他看作是穷尽一生心血的英语辅导报社也到了“存亡”关头——新的领导班子决定,英语辅导报社将整体出售给吉林舆林报刊发展中心,报社地址将迁往长春。

“如果卖掉,报社必死无疑,我相信只有我能够救报社。”

一年多来,包天仁不间断地向通化市委、市政府反映情况,希望能恢复他作为报社法人管理经营报社和参与新一轮报刊改制工作的权力。

一直期望政府能回心转意,包天仁在等待,但这一等就是一年。眼见着一年的时间里报纸发行量急剧下降,报纸质量滑坡,骨干员工大量出走,包天仁心急如焚。他感到:接下来的每一天都是生死存亡的关头。

2012年5月18日上午,包天仁的身影出现在英语辅导报社的大楼中。

电梯间,一位遇到他的同事怯怯地和他打了声招呼“包老师”,形势的不明朗让他的同事们不敢和他亲近,说太多的话。社里气氛紧张,就连他在五楼的办公室也没人敢来光顾。

这样的场景,一年来的时间里,包天仁已经多

次遇到。说心里话,他丝毫不怨恨他的同事。

就在几天前,通化市政府将英语辅导报社这一烫手的山芋交给通化师范学院来解决,希望学院能继续履行主管、主办的职责。但通化师范学院领导表示,2008年英语辅导报社已开始着手进行改制,英语辅导报社早就和通化师范学院没有任何关系。

原来在2010年9月1日,通化师范学院就已向吉林省新闻出版局做了一份《关于通化师范学院不是英语辅导报社主管单位和主办单位的说明》。

5月18日下午,焦急等待中的包天仁接到了通化市副市长翟宪芝的电话,表示下午3时前会给他一个答案。

继续等待了几个小时后,副市长翟宪芝向包天仁表达了这样一个想法:市政府工作组任命的报社执行社长李秀汀要和他谈判,交出经营管理权。但同时,翟宪芝也叮嘱,希望包天仁能低调处理此事。

考虑到报社的长远发展,与通化市政府工作组召开会议并以文件形式高调“拿下”包天仁社长职务不同的是,这一次,包天仁接受了政府要其低调复出的决定。

包天仁现在浑身有使不完的力量,但英语辅导报社能否起死回生,下一步怎么改,经过这一年的折腾,他的心里也确实没了底。

“长期以来,按照国家出版条例规定个人不能办报,但实际上一些个人投资办的报和主管单位并无任何关系,本来可以做大做强的企业,因受其限制,很难发展起来。这里面的根本问题就是体制不顺。”

在包天仁的代理律师周泽看来,通化市政府曾经的举动,严重干涉企业内部事务,完全忽略了政府的法律职责是什么。“但值得欣慰的是,政府最终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也有人建议包天仁就此机会彻底放弃,但不服气、较真儿的包天仁觉得,他在这个报社投入的不只是金钱、技术,还有他毕生的心血,他的梦想。

放弃,他终究有所不甘,但不放弃,却前途未卜。

相关链接

1.《杂文选刊》依靠著名杂文编辑兼评论家刘成信招收杂文函授学员、收取每人30元学费办成,挂靠在吉林省杂文学会;

2.《演讲与口才》由演讲理论家、吉林范学院演讲学教授邵守义在1983年创办。挂靠在吉林师范学院。

邵守义去世后,邵天娇子承父业。

3.1999年,《中国经营报》和《精品购物指南》的创始人王彦与报社的主管主办单位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争夺产权的纠纷最终交由新闻出版总署裁决。

4.卓信医学传媒集团,下设一报两刊,在原来的改制方案中,天士力集团是最大股东,由于天士力是民营企业,改制方案没通过,目前正寻找国有投资主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